漫畫/張建輝
  自主保潔
  分歧會導向爭論,也可能“爭”出共識消解分歧。南昌大學“自主保潔”之爭,就因分歧而起:校方強推“自主保潔”,學生卻聯名上書反對,是鍛煉學生,還是模糊社會分工,罔顧學生意願,兩方各執一詞……在觀念對峙中,瑣事演變成風暴。
  爭歸爭,有些基本價值判斷不可消融在口水裡:學校決策,該慮及“民意”,充分溝通;若不由分說,可能涉嫌違約;而掃走廊過道、廁所等,或許確需專業技能。之於學生,“社會分工說”不妨礙具備必要的自理能力。而這,顯然也超脫於對事件是非的二元判斷之上。
  爭座後猝死
  讓座糾紛,儼然是新聞領域的“月經帖”,已屢見不鮮。但當讓座風波遇上“猝死悲劇”,話題性還是少不了。鄭州的“爭座後猝死”事件甫遭曝光,就引發熱議,超脫於意外事件的討論也來勢洶涌:如“老人變壞”之類討論,就借勢再起。
  而實質上,這起事件的具體細節仍模糊得很:老人因何猝死?涉事老人為老不尊,還是小伙為幼不敬?……僅憑“爭座”“扇了4耳光”等詞眼,外加我們腦中已有的“似曾相識”的故事模型,標簽化解讀的癖好,就臆斷先行,未免太“捉急”了,也很可能造成誤判。
  求“人肉”
  被“人肉”,對很多人都非“己所欲也”,可廣西防城港檢察官何文凱,偏卻主動求“人肉”:在微博上有人發起“20萬懸賞清官”後,他主動迎戰,稱“我缺錢……請樓主組織人扒我”。為了“領賞”,曬出家底,這勇氣值得上32個贊。
  敢迎戰,是因有底氣;求“人肉”,也是做示範。但也有網民挑剔,何檢察官之前享著公車、坐著100餘平的辦公室、收過“土特產”,雖說循的或是官場慣例,可也“沾葷”了。這裡面反映的某些積弊陋習,跟官員高調曬家底,自然也該拆分成兩個問題去打量。
  柳宗元雕像
  投資7000萬元,2012年動工,2013年年中停工,今年8月開拆底座,本來欲建成“國內最高的人物雕像”的柳宗元銅像,未建成即拆除,引發熱議,柳州市城投解釋,項目是採用市場化方式實施,可照樣被噴得滿臉口水。
  儘管“建而復拆”的橋段,公眾看多了,可短命的柳宗元像,仍讓人激憤難平:當初說建就建,現在想拆就拆,對個中的瞎折騰和“反常識”決策,誰擔其責?又讓寫下“受若值,怠若事……則必甚怒而黜罰之矣”、有著民生情結的柳宗元,情何以堪?
  反腐“回馬槍”
  親們還記得南京“央企送禮清單”事件嗎?當時“叛徒”曝光送禮清單,就頗具戲劇性成分。可這不是“高潮”,只能算“熱身”,如今媒體又報道,在當地紀委對涉事7人調查處理後,又殺“回馬槍”,發現7人弄虛作假欺騙組織,並再抓數人。
  嘖嘖,你有“瞞天術”,我有“回馬槍”,這才是高招啊。趁貪腐者不備,來個奇襲,也彌補前期調查的疏漏,也算是有策略的反腐。而在有些貪腐墨吏擅長偽飾、反偵查的當下,就該以“回馬槍”“突襲戰”等法子,給他們以震懾。
  欄目主持:午夜侃人  (原標題:每周熱詞)
創作者介紹

Kary In

qw68qwoe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