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作者:張小康◎四川人民出版社◎2014年4月出版
  本書是我國首次以紀實文學形式生動再現60多年前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、和平解放西藏的時代故事。作者以近200名親歷者的口述史,全景式地展現瞭解放西藏,修築康藏、青藏公路,建立民主政權,平息叛亂到民主改革的歷史畫捲。
  進軍西藏、經營西藏的任務,歷史性地落在十八軍將士的肩上
  根據現在已出版和公開發表的資訊顯示,毛澤東第一次正式公開提到“解決西藏問題”是1949年2月,在西柏坡中共中央所在地會見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米高揚時談到的。也就是說,那時,解決西藏問題,已在中國最高領導層中達成共識。
  1949年秋,毛澤東曾先後向西北、西南兩支部隊的最高指揮員發出電報,提到“西藏問題的解決應爭取於明年秋季或冬季完成之。出兵當然不只有西北一路,還要有西南一路”。毛澤東在部署解放大西南的同時,啟動瞭解放西藏的戰略決策。
  進軍西藏的決策既定,剩下來的問題就是:怎麼進?從哪裡進?
  最初,鑒於西北方向戰事已經結束,西南方向戰事仍在進行中,毛澤東於1949年11月23日電令,責成西北局擔負解放西藏的主要責任。這個方向,基本上是古絲綢之路上的“唐蕃大道”,也是歷代中央政府出兵西藏的主要進軍方向。從這個方向進出西藏,較之於從高差起伏很大、道路崎嶇難行的川康方向,有著地理上的相對便利條件。
  然而,當時西北地區的新疆、青海、甘肅、寧夏地區都屬少數民族地區,民情社情複雜且不穩定,地域廣闊而又人煙稀少,為進軍西藏提供足夠的後勤、財政方面的保障存在著一定困難,擔負解放西北任務的第一野戰軍在兵力部署上也顯得有些捉襟見肘。主持西北工作的彭德懷遂於1949年12月30日致電毛澤東,陳述了“從青海、西北方向入藏困難甚多”“如入藏任務歸西北,需要和闐、於闐、玉樹屯墾囤糧,修築道路”的意見。
  於是,毛澤東於1950年1月2日再次電令,改由西南局主要擔負進軍及經營西藏的任務。
  進軍西藏、經營西藏的任務,就這樣歷史性地落在十八軍將士的肩上。
  在實施接管川南的任務中迅速掉頭,改為進軍西藏。這對於十八軍全體官兵來說,是一個從未遇到過的異常嚴峻的考驗!
  1950年1月7日,正在向既定目標行進的十八軍忽然收到劉伯承、鄧小平急電:命十八軍就地待命,軍領導及各師一名負責人速赴重慶受領新任務。在重慶,劉、鄧兩次接見十八軍領導,明確“新任務”是進軍西藏。
  劉、鄧強調,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,越早越有利。為此,西南局大體確定1950年2月底完成準備工作,3月初出動,月底主力集結於甘孜地區,5月進駐昌都,再以一個月時間到達拉薩乃至日喀則地區。隨後,十八軍迅速進入一級戰備,進軍西藏全方位的準備工作緊張而有秩序地進行著。
  1950年3月,十八軍先後組織了先遣支隊和兩支先遣部隊向西行進,進入藏區。其任務是:調查西藏的政治、軍事情況,提供製定政策的意見,調查進軍路線,籌措物資,組織運輸等。
  格達活佛,法名洛桑登增·扎巴塔耶,生於甘孜白利鄉德西底村,7歲時被選定為白利寺的活佛,17歲去拉薩學習佛經,8年後獲得喇嘛的高級學位“格西”稱號。他為人公正,喜歡幫助貧苦大眾,深受當地人民的愛戴和尊重。早在紅軍長征過甘孜時,格達活佛就與朱德、劉伯承成為摯友,他曾救助過兩三百名滯留在當地的紅軍傷病員,親自為他們療傷和安置。
  1949年西康尚未解放,格達活佛就秘密派代表繞道穿過國民黨的封鎖線,經青海到北京,向毛主席、朱總司令獻旗致意,表達了藏族人民渴望解放的急迫心情。隨後發生的事情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——格達活佛慘遭暗殺!這一重要事件的發生,在當時直接影響到和平解放西藏的整個進程。
  回望當時的局面,中央人民政府在決定進軍西藏的同時,採取了一系列舉措,爭取同西藏地方政府談判,和平解決西藏問題。中央認為西藏問題如能實現和平解決,對統一祖國、加強民族團結、保持西藏社會穩定是十分有利的。為此,自1950年開始,官方和民間先後派出了四批勸和代表團赴藏,向西藏地方政府表明中央政府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態度和方針。
  但是,西藏噶廈政府拒絕與中央政府對話。他們派出政府官員夏格巴等人繞行印度欲往香港,1950年3月初到達了印度東部邊境城鎮噶倫堡。夏格巴等人卻忽然吃驚地發現,英國人竟然拒絕他們進入香港;更令他們吃驚的是,印度的態度也變得曖昧起來。夏格巴等人在印度跑來跑去,離開新德里前往加爾各答,回到噶倫堡,又跑回新德里,最後他們終於明白:英國人躲開了;美國人口頭上表示“原則上同意援助噶廈政府”,實際上對他們並不十分感興趣。
  大約半年後的一天,新中國首任駐印度大使袁仲賢到任,隨即接見夏格巴等人。袁大使非常明確地告訴他們,必須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,人民解放軍即將向西藏進軍。西藏代表團務必於9月20日前到達北京,否則將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。當晚,袁大使設宴招待,耐心說服,督促他們儘快啟程赴京。
  這個現實,是噶廈政府和夏格巴等人根本沒有想到的。而沒有想到的原因,是因為他們對“時局”還存在著幻覺:企圖通過外部勢力輔以手中的武力,讓解放軍止步於金沙江畔。而夏格巴等人在印度毫無結果的奔走游說,開始讓噶廈政府意識到,同為改朝換代政權更迭,這個新的中央政府跟從前晚清和民國時期的政府不一樣。在西藏問題乃至所有的中國內政問題上,這個中央政府對所有想插手的外國人的態度其實就是一句話——這不乾你們的事兒!
  為了促使噶廈政府儘快接受和談、和平解決西藏問題,身在甘孜的格達活佛毅然決定離開白利寺,西行入藏去拉薩,希望說服西藏地方政府接受中央政府的政策和主張。
  (連載一)  (原標題:雪域長歌)
創作者介紹

Kary In

qw68qwoe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